[1/2]愛情故事 第六集

[四年前…]

「喂…喂…」一個清柔的聲音從電話彼端傳出。
「請問林昱均在嗎?」我的語氣略帶點惶恐問著!並不是因為面對女生會害羞的緣故,而是將要面對自己喜歡的女孩,難免有點不知所措。
「我就是。」從電話中的語氣,可以猜到昱均也有點疑惑。或許她想著為何有人打電話給她吧?
「我是應數A班的同學,我叫劉宗儒。知道嗎?」
「喔!我有聽說過,但是,人和名字逗不太起來耶!」她笑笑地說著。

  聽到這邊,有了點灰心,看來她似乎也沒有特別注意到我,這樣好像還得再繼續加油吧!話又說回來,才剛開學沒有多久,我自己還不是一樣記不得全班同學的名字和臉,因此心中告訴著自己不用想太多,這應該算是常態,不必太在意才是。

  雖然聽到這樣的回答顯得有點窘境,但對話還是要繼續,我只好故作輕鬆,感覺不是很在意的回答昱均:「沒關係啦!人和名字逗不起來有什麼關係嗎?我也差不多。」

「是沒有關係啦!」她依舊笑笑地說。
「對囉!你有參加系桌對吧!」


「是啊!是啊!你也是阿?怎樣嗎?」她有點高興地說著。
「嗯~阿!是這樣啦,剛剛系桌的隊長有和我聯絡,說明天下午系桌要團練,要我通知其他有參加的人,你應該有參加對吧!」
「對啊!那還有誰有參加呢?」
「這個阿,我也不是很清楚耶,男生這邊我有通知囉,女生方面我知道的是有你還有小青,你還知道有誰嗎?」
「我也不太清楚耶,我現在知道的和你一樣,小青剛好是我室友。」
「是喔!你們住同一間喔,那麼剛好,你們都喜歡打桌球喔?」
「對啊!但是我們只是喜歡打球,打的不好就是囉。」昱均帶點謙虛的口吻說著。
「是喔!」這句話算是廢話吧,因為我也不知道要怎樣接下去,只好這樣回覆著。所幸昱均有繼續接著我的話,才不至於兩個人都愣住。
「是阿!我們剛開學的時候,就有一起約去打球喔!」
「是喔!那以後如果要打球,我們可以約好再一起去阿,這樣也比較多人。」
「好阿!那明天隊長是說是點集合呢?」
「隊長是說五點半!」
「嗯,我記住囉!」
「對囉,我們明天下午七、八節沒有課,要不要下課就先去打呢?」我鼓起了勇氣,向昱均提出了這個邀請。
「可以阿!我在再找小青一起去!」
「那我們明天下午見囉!」
「好的!」

  掛上了電話,心中大喊了一聲:「YES!昱均答應我耶!」雖然只是簡單的一通電話、普通的一個邀約,但是這起碼一樣有了最初步的一個交集了!放下電話之後的我,臉上一定洋溢著幸福的感受,因而吸引住阿杰對我的注目。

「你今天感覺很奇怪喔?」阿杰一副賊頭賊腦的對我說著。
「我怪怪的?會嗎?我今天過得很好阿!」我一副很得意的態度回答阿杰,今天怎麼會怪怪的呢?我和昱均通上電話耶,心情好得不得了,怎麼會很怪怪的呢,哈哈!
「就是過得很好才奇怪阿!」
「喂喂,阿杰,你這是甚麼話阿,什麼叫過的好才奇怪阿!你是詛咒我喔?很惡劣喔!」
「對啊!你不知道在高興什麼?你最近常常都這樣,肯定是戀愛了!如果不是陷入愛河的話,那就奇怪囉!」
「你別亂猜拉!沒有這回事,純粹心情好不行喔!」
「少來這一套,你上次不是說有喜歡的女生,該不會就是…」阿杰說到這裡的時候,手便指向電話的方向而去,這個傢伙鬼頭鬼腦的,我想他應該是指昱均,就不見他上數學課的時候有這麼聰明。還好我還知道有一招叫做:「裝死」。

「你在指什麼阿?電話怎麼了?你要用嗎?」我知道這樣的說法蠻爛的,不過就將就著用吧!
「嘿嘿!」阿杰冷笑了幾句。
「你是怎麼了阿?中邪喔!」
「嘿嘿!」阿杰繼續著冷笑,甚麼話都沒有說,然後就走向門口,開門走了出去。留下我獨自在宿舍當中,使得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,現在是怎樣了阿?真的中邪喔,一句話都不說就跑了出去,莫名其妙!

  我坐在電腦前面,試著不再去想這些事情,拿出日記本,寫著我的日記。要讓自己不再去想剛剛阿杰的舉動其實再簡單不過了,因為我整個人的思緒都停留在和昱均通電話的那瞬間,這稱的上「見色忘友」嗎?哈哈!我想還不至於吧!不過話又說回來,希望阿杰不要真的中邪才好,最好真的是我多慮了!會這樣說其實也不是沒有原因啦。因為阿杰最近迷上天堂,常常和其他的同學晚上約好下山去網咖包台,而我們一進學校,就有耳聞山下通往學校的這條山路上面的一些靈異事件,怕的是他夜路走多了真的遇到什麼不乾淨的東西。

  日記寫完、看了看上課的筆記,差不多凌晨一點多了,想不到我的思緒依舊清晰、亢奮,明天不僅能夠看到昱均,還能夠和她一起打球,心緒便久久無法平復,就如同國小要遠足的情景,總是因為太過於興奮,躺在床上睡不了覺,腦中一直想著明天遠足要去的遊樂場,要玩什麼遊樂設施等等,多希望這個漫漫長夜可以快快的渡過,想念的思緒在這個夜晚無限的擴張,漫佈在星空當中,黑夜的黑彷彿是一個無窮無盡的收納盒,毫無保留的照單全收,將我的思緒收藏起來,不知道昱均是否也有著思緒藏在這浩瀚的星海當中呢?如果有,是否有著和我相同的思念呢?

[隔天…]

  今天還真是夠累的,一連上了六堂課,全部都是必修課!感覺上大一生活和高中並沒有太大的不同,整個星期的課都是滿滿的,除了偶而有少少幾節的空堂,可以偷閒之外,實在也找不出有什麼不同點。上課一樣有點名,一樣有期中考、期末考,一樣的枯燥乏味,尤其是連續接受了六節必修課的疲勞轟炸之後,更是累人。也不知道學校是怎樣安排課表的,微積分、線性代數、基礎數學全部擠在同一天,真是殺人不用償命阿!平常這一天上課就夠累人了,再加上今天有一件心中一直盼望的事情,實在沒有去注意上課的內容,一心只想著放學後,要和昱均去打球的事情,於是上課心態就更顯的心不在焉了!

  等待果然是件令人煎熬的事!幾經煎熬之後,我終於熬到了第六節下課,我和阿杰趕緊收拾書包,拿出早已經準備好的球具,便衝到桌球室,想趕緊找個好位子,等一下昱均她們回去宿舍拿球拍來的時候就可以痛快的打球囉!可是一到桌球室,才發現今天好多人在打球喔!好像是因為有班級在上體育課的關係,在桌球室晃了一圈,好不容易看到有一個球桌剛好沒有人在打球,於是趕緊往前佔了下來。佔了桌子之後,沒有特別做些熱身運動,便開始打起球來,而我們也沒有等很久,昱均她們便來了!因為只有一張桌子,只好兩個人輪流著打球,也因為這樣,讓阿杰和小青有了打球的機會,而我也有和昱均在旁邊休息、聊天的機會。

  雖然有一個看似很棒的機會,可以和昱均單獨聊天的機會,可惜卻不如所願。因為小青和阿杰都不太會打球,打沒有幾下就開始求救了,我和昱均只好和他們交換。令我有點訝異的是昱均球打的不錯,看來昨天在電話中她是謙虛了!或許是我們都專心打球的緣故,彼此之間交談真的很少,也或許是因為我們都是處女座吧,對於比較不熟的環境、人事物,剛開始都會比較「慢熟」。反倒是阿杰和小青兩個人,在一旁聊的很起勁,隔沒有多久,兩個人就相約跑了出去,只留下我和昱均在桌球室。我都不清楚應該感謝阿杰還是該好好扁他一頓。

  我看著昱均專心打球的樣子,感覺真的很迷人,想要和她說些話,可是看她專心的模樣,又不好意思打斷,但是總不能兩個人都這麼靜靜的一直打球下去吧!唉!雖然心中想著要和昱均講講話,但是最終還是沒有和她聊到什麼,頂多只是說些打的不錯阿,這類簡單的場面話,感覺自己蠻差勁的。兩個小時過去,我們依舊是這樣靜靜的一直打著球,而阿杰和小青一去就是兩個小時,不知道他們在搞什麼。看了看昱均,她似乎一點疲倦的感覺都沒有,我都覺得體力有點不支了,想不到她的體力竟然這麼好,外表看起來瘦弱纖細、文靜的她,會喜歡打球已經是夠令人意外了,沒有想到體力也這麼好,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。

  好不容易撐到五點半!會這樣說是因為我和昱均連續打了兩個多小時的球,這中間都沒有休息,一直打著球,可能是男生愛面子的緣故吧,我想說她都沒有說要休息,我也不好意思說要休息,就這樣兩個人都不曾休息的打了兩個多小時。五點半到了,系桌的學長、姐也到了!好不容易終於有個喘息的時間了!大夥都到齊之後,隊長開始說明這學期練球的時間、可能要參加的比賽等等,在這時候我才猛然想起,阿杰和小青呢?還是不見蹤影耶!剛好昱均在旁邊,我也藉著這個機會問她。

「奇怪,小青有跟你說要去哪裡嗎?」
「沒有耶!她不是和阿杰出去了?」
「對啊,奇怪這兩個人怎麼一出去就這麼久阿?」
「我還以為阿杰有跟你說,他們要去哪裡耶?」
「沒耶!他沒有告訴我耶,怪怪的。」

  在結束這樣短暫的對話之後,我們開始跟著學長、姐們一起練球。練球是用學長帶學弟、學姐帶學妹的模式,因此我便和昱均分開在兩個球桌囉,在同一個球桌打球都沒有聊到什麼了,就更別提分開在兩個球桌會有什麼「火花」了!唉!實在應該鼓起勇氣、大方一點,可是無奈,面對自己喜歡的人時,就算有再多的勇氣,都會在隨意閒聊的話語中一下子用盡!
 
  大約晚間七點多,系桌練球差不多要結束了!我和昱均互相打了一個簡單的招呼,就各自離開了!說實在的心中有在盤算找她一起去吃飯,可是還沒有等我開口,淑慧(班上的另一個同學)便跑來桌球室找昱均去吃飯了,我想她們應該本來就約好的吧!所以,機會算是喪失囉!

  獨自走回宿舍(阿杰這個傢伙還是沒有出現),夜空繁星點點,這算是這個學校的優點之一吧,位於山上,比較沒有光害,因此晚上都可以看到星光閃耀,我都不記得我多久沒有抬頭看看頭上的星空了!今天雖然沒有什麼太特別的進展,對我來說卻是已經非常滿足了,想想新生訓練到現在,從完全不認識,到知道名字卻兜不起來人長的如何,到現在彼此認識,甚至還有著一樣的興趣,這一切對我來說已經夠美妙囉!

  一人走回宿舍的路上,我不時地抬頭仰望著天空,看著夜空眾星閃爍,不知多久沒有這樣的閒情逸致了,能這樣地欣賞大自然的事物,心中突然一陣莫名,寂寞竟這樣地油然而生,夜空繁星點點,是否每一個星星都能找到另一顆陪伴它的星星,就如同織女有著牛郎的陪伴一般的美麗!這樣的話星星是不是就不會害怕寂寞呢?但是在這樣深邃的夜空中,令人有種淒冷的感觸,星星真的就不會寂寞嗎?如果星星會寂寞的話?而我又將會如何呢?我的心只有一顆,是否又能在這人海茫茫當中,找到另外一顆心,陪伴著我、安慰著我呢?而我究竟是不是寂寞的呢?

By tjliu 2005-04-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