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1/2]愛情故事 第七集

[一個月前…]

  秋天夜晚總是來的特別快,而體育館這邊又是「人煙荒蕪」,突然間響起的鈴聲著實讓我嚇了一大跳。更何況之前我們班上的同學才跟我說過體育館的樓梯間「怪怪的」,令人想起來便有點發毛的感覺。



  我看了一下手機來電顯示,原來是阿維,奇怪都已經放學了,還有什麼事情嗎?「喂!阿維喔,怎樣呢?」我問著。
「宗儒,要不要去打球阿?」阿維說著。我心中犯著嘀咕,奇怪了這個傢伙今天怎麼會突然找我打球,有點怪怪的。
「我現在人就在體育館這邊,不過體育館的門沒有開耶!」
「沒關係,我們現在在另外一邊的桌球教室,你要過來嗎?」
「好阿!不過我不知道在那邊耶?你先過來體育館這邊好了!」
「嗯!好的!」

  心中依舊覺得有點詭異,這個傢伙又不是真的很熱愛打桌球,今天怎麼會突然約我去打球,一定有問題。講話的同時,我都忘記另一件更重要的事情,可欣就在我前面不遠,但是她似乎沒有看見我,她低著頭走著,手提著袋子,感覺有點匆忙,好像要趕著去什麼地方。我向前往她的方向走了過去。

「嗨!」不期而遇的計畫雖然「歷經波折」,不過總算還是達成。
「怎麼是你?」可欣驚訝的表情溢於言表。
「我想去打球,沒有想到會在這邊遇到你。」
「嗯,是啊!」可欣淡淡的回答我,接著又說:「不好意思,我有些事情,我先走了喔!」
「好的,掰掰!」

  短暫的邂逅,激起心中無限的思念。都說:「人算不如天算!」耗盡一個星期的時間到桌球室打球,希望能夠見到可欣一面,萬萬沒有料到竟然是在這樣的情形之下相遇。

  不知道是我自己太過於胡思亂想,還是所謂的「患得患失」!總覺得剛剛可欣的態度有種很冷淡的感覺,和我之前遇到的那個活潑的可欣,差別好大喔!相信很多陷入愛情的「可憐人們」,都會和我有著同樣的經驗,愛戀一個人,常常會因為對方的一個小動作,而牽引著自己的情緒。有時候可能只是對方一個不經意的微笑,卻能夠讓自己廢寢忘食;有時候可能只是對方一個無意識的漠視,便覺得整天失去動力,做什麼事情都起不了勁。我現在的心情就像這樣,本來還因為見到可欣,情緒直衝九霄雲外,高興至極,但是也隨著她冷冷的態度,因而整個人的情緒從九霄雲外跌入谷底。

  如果她是因為有急事還是有惱人的事情在困擾著她,所以心情不好,我希望我會是那個可以為她解憂的人;但是會不會她根本就不想見到我呢?我想應該不會如此,這和她之前的態度差別太大了,我嘗試著說服我自己,相信她的態度並不是因為我!心中有著許許多多的猜測,也因為這些猜測,困擾著我自己,唉!終於體會到:「彼此的猜測永遠是最大的距離!」這句話的意涵了!

  因為這一件事情的緣故,後來我也沒有和阿維去打球,甚至整整一個多星期都沒有再去打球,或許真的太小題大作了,不過總覺得少了什麼動力的感覺,再加上研究所的課業越來越重,必須好好的開始專研自己要研究的領域,比較不能每天都跑去打球了!

  進到研究所已經一個半月的時間了,開始習慣這樣的研究生活,雖然很忙碌,生活步調倒蠻規律,也感覺很充實,可是總覺得心中有些失落感,我知道我的失落感是來自於哪裡,只是我不願意承認。好想好想見你,但是又害怕見到你的冷漠;好想好想和你在一起,但這或許只是多餘的奢求。

  今天開完班會,班上同學起鬨著要一起去打桌球。本來心中在想去了又不一定看的見可欣,去了也是白去,但是念頭一轉,也未必一定要見到她才去打球,當作是運動健身也不錯阿!鬧彆扭也應該要有個程度,雖然上次可欣對我很冷漠,我沒有必要這樣一直「單戀一枝花」吧!不理就不理,一點也不希罕,反正也都還有開始,就當我不曾對她「一見鍾情」囉!我還是過著我自己的生活吧!沒有什麼大不了的!雖然我這樣說著,可是我知道,我還是喜歡著可欣,無法說放就放的!我都想不懂我為何每每在愛情這件事情上會如此執著,如此的認定一個人,這不要說對於一般人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,甚至對於我而言,有時候想想都覺得自己很瘋狂,但是這似乎是一種宿命吧!

  真的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,因為這樣的事情竟然可以一直困擾著我,難道這是一般人常說處女座「龜毛」的原因嗎?在面對任何事情上,我的理智總是派的上用場,唯獨愛情,真的是被徹徹底底的打敗。男人為情所困,似乎是一件蠻悲哀的事情。怎麼突然想起兩首歌,而歌手都是我很欣賞的人呢?一首是梁朝偉的「為情所困」;一首則是劉德華的「男人哭吧不是罪」!

  說這麼多,還是去打球比較實在,班上一群人浩浩蕩蕩的殺到桌球室去打球。今天桌球室還蠻多人的,感覺蠻熱鬧的,加上我們一群人聲勢浩蕩,頓時之間人也跟著開心起來,一個多星期以來的失落感,也似乎不藥而癒,運動真的是不錯的一種抒壓方式。

  整群人打球就是有個好處,一起起鬨、一起胡鬧。氣氛熱鬧極了,我的心情也跟著輕鬆了起來,這時候我不經意的往遠方的球桌看去,整個人就彷彿被電到一般,瞬間電流通過全身,心中自然更是訝異,真的非常巧合,我竟然在這時候看到可欣的身影,她今天竟然終於出現在桌球室,心中一陣電流夾著喜悅竄流全身,奇怪她之前對我這麼冷淡,為何我一見到她,竟然第一時間的反應是喜悅,一再的證明了我根本放不下對她的思念,一個多星期以來的堅持瞬間瓦解,對於她的不解、不悅,一切都隨著見到她的一瞬間灰飛湮滅。心中激動的情緒更是不在話下,我望著她,她已經恢復了我熟悉的那個活潑的可欣。看著她甜美的笑容,儘管對她有再多的「意見」,都不忍心對她在有任何的苛責。

  在我還沒有搞清楚之前她為何對於我這麼冷淡之前,我不敢貿然前進的去向她打個招呼。我只能在遠遠的球桌旁邊望著她、觀察著她、關心著她,見到開心的她,至少知道此時此刻的她心情是愉悅,明白這一點,對於我已經足夠。更何況我還發現一件非常重要的線索,心情更是喜悅。

  我終於瞭解到我知道為何在BBS桌球社的版面找不到任何有關於可欣的訊息,因為她們是校隊而不是桌球社的成員,自然無法在桌球社方面找到些相關的線索,而「可欣」的名字,亦是從這次巧遇中所發現!哈哈!一定有人會覺得奇怪,球桌不是說「隔得很遙遠」,怎麼會知道可欣的名字呢?雖然女生通常是比較襟持的,但是也別忽略了女生瘋狂的程度,有時候並不會遜色於男生。今天她們也不知道因為什麼事情,情緒似乎都很亢奮,說話的聲音自然也就有點「高昂」,隱隱約約當中,聽到有人朝她的方向「呼喊」著「可欣」,她也有我回應,所以我猜想著「可欣」應該就是她的名字囉!

 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已經到了晚上七點多,班上有人提議要去吃飯,雖然我是百般的不捨,想要繼續待在桌球室,待在可以看到可欣的地方,但是總不能大家都散了,我一個人還癡癡的待在桌球室,這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,只好無奈的跟著大夥步出桌球室了!

  晚間吃飯一點滋味都沒有,整個心思都在於可欣身上,只想著趕緊結束這個飯局,好讓我回到家中上網,到BBS上面繼續找尋著有關於可欣的蛛絲馬跡,只要是關於可欣的事情,我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瞭解。希望如此能夠拉近我們之間彼此的距離,而不用永遠都只能靠著「猜測」來瞭解對方,畢竟「彼此的猜測永遠是最大的距離!」

  吃完飯徒步走回家中,喧鬧的都市,配合著此時此刻心情愉悅的我,如果可以我會將這條喧嘩的街道,當作是舞台,用街上人聲鼎沸當作是我的音樂,放任自己在這條道路上跳支舞,並且大聲的宣告:「我喜歡你,可欣!」此時遙望著天空,空中多了光害,很難可以看見星光閃耀,有的只是高樓大廈的霓虹燈,不禁讓我想起在高雄繁星點點的夜晚,此刻心中掛念著可欣,也依舊掛念著昱均。

By tjliu 2005-04-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