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年 in the memoirs — 真我的風采 (延伸閱讀:十年 in the memoirs 全系列文章共十一篇)   真我的風采
作詞:潘源良 作曲:靳鐵章

剎那風波翻過 一轉眼從前便已難復再


狂潮又去又來 未能避開
潮流下我獨行 只知我仍然是我存在
仍然用信換情 用誠換愛

前路就算似障礙賽 歷盡艱辛總把頭抬
背起笑聲收起我感慨 活出真我的風采
浮沉聚散變化又再 但是總可捲土重來
那管世間給冰雪掩蓋 孤身繼續再找愛

世界也許不再 關心到如何是愛和被愛
然而若你共鳴 為何避開
潮流下你若然 堅守你仍然是你存在
求能共信共情 共誠共愛

「人言可畏」!簡簡單單四個字,切切實實道出了人間的醜態!曾經以為別人要怎麼說是他人的事,不用理會太多,到頭來才發現,有時候有的誤會不解釋,反而是代表默認;曾經以為流言,只是一些八卦之人口耳相傳,並沒有任何「殺傷力」,到頭來才發現,原來流言可以使一個人信用破產、身敗名裂,不知道這應該說是可怕還是可悲,可怕的是那些盡說別人瑣事,深恐天下不亂的人;可悲的是那些盡信一些流言、不懂去辨別真相的人!

記得剛上高中時候,因為是第一次離開家鄉,獨自到外地求學,一切的生活事務都必須靠自己打理,而且我是住在宿舍,過的是團體生活,這對我來說也是一大考驗,必須學習如何去和人相處,學習如何去訓練自己和別人交談得體,學習如何去處理自己周遭所發生的事情,因為,這不同於在家裡,沒有任何人能幫我,唯一可能的便是:「新朋友」!

記得當初的寢室是六人一間,學校都是將同一地區的學生安排在同一間房,以便大家能更快適應環境,這樣的安排對我來說是非常的適當,相信對其他的五人也是一樣,因為我們很快的便聊開來了,完全沒有生疏的感覺,聊著以前國中晚自習的辛苦,一些同學的趣事等等的,聊的都是以前國中的趣事,當然阿,大家都是剛認識阿,沒有太多共同的話題,不過雖說如此,我們卻也聊的非常的盡興、愉快,沒有任何的隔閡!

開學之後,我們更是膩在一起,一同去宿舍餐廳吃飯、一同去上課、一同去打球、一同聊著每天學校中所發生的趣事,好不快樂!就我而言,很快的學會了如何和人相處,學會如何和人溝通,就在我沈浸於這個新環境所帶給我的喜悅之際,我和室友發生了一個很大的衝突,那天晚上,我們寢室有個室友,不知為何的將音樂開的很大聲,猶如派對一般,當然這是團體生活,馬上就有人受不了,有了些微詞,而我當然也受不了,這時候旁邊的另一個室友,和我小聲的談論著,我們都一致的認為這樣的行為很不可取,而我自己也太自作聰明,便向那位將音樂開很大聲的室友說了一句:「小聲一點!」,我的語氣也非常不好,因此很快的衝突便因此而起,他向我說了一句:「不然你想怎樣!」,然後連同書包摔在地上,我當然也不甘示弱,狠狠地拍了桌子一下,站了起來,這時候旁邊的同學都還沒有意會過來,衝突是如此快的爆發,我和他兩個人對立而站,僵持了許久,才開始有人回神過來,展開「勸架」的行動!經過一番激烈的「唇槍舌戰」之後,加上旁邊同學的勸說,慢慢的才平息了這個風波!話雖說是平息了風波,不過我們兩個人的梁子也結大了!

認識我的朋友,大部分都知道我的處事作風,一向是對事不對人,那次衝突之後,我若有遇到他,我依舊都會主動像他打招呼,畢竟曾經都是膩在一起的好朋友,況且他平常的為人,也沒有什麼讓人詬病的地方,根本沒有必要去討厭這個人或疏遠他,但是阿!事情並不是我想像的這麼簡單,從那天開始,我向他打招呼,他便視若無睹,有事找他,也都說沒空,這時候我才真正瞭解,原來不是每個人都有「對事不對人」這樣的胸襟與修養,當然,我也不是喜歡吃「閉門羹」的人,漸漸的我們便變成理所當然的陌生人,不過我並不以為意,畢竟我只是少了一個朋友阿!但是,我又錯了!原來得罪一個人,是會付出很大的代價的!他不僅對我視若無睹,而且還開始滲入我周遭的朋友,開始講一些閒言閒語,說我是多麼的囂張,多麼的不可一世等等,當我聽到這些流言時,心情真是盪到了谷底,不過這還不是對我打擊最大的,對我更具有殺傷力的是周遭朋友對我的質疑,對我的不諒解,似乎一切的事情都是我惹出來的,都是我一個人的錯誤!這才是夠悶的了!

坦白講,我足足這樣悶了一年,不被朋友信任之外,還背負了一些「盛名」!直到二年級重新編班之後,情況才有了些改變,不過俗語說的好:「不經一事,不長一智!」,這時候我才知道怎樣才算是真正懂得去和別人相處,怎樣才算是懂得去和別人溝通,也真正懂得不一定「理直就能氣壯!」,有太多太多的現實因素了,有道理、有正義的一方不一定就能得到支持,因為這社會講的是誰有勢力、誰會權謀,原來我以前的想法多太過天真、太過理想,光是這麼簡單的一個「人言」,便將我以往所認定的友情、所認定的道理全部推翻!記得以前聽過一個故事,有兩個年輕人,去向一位棋藝高深的老人拜師學藝,老人為了試驗他們的實力,便分別和他們下了一盤棋,其中一位年輕人,在下棋時,一心只想到要贏這個棋局,經過一番的捉對廝殺之後,這位年輕人竟然贏了老人,而另外一位年輕人,並不一心想贏,只想好好將自己的實力表現出來,因此他注意到了老人的棋風,透露著一種「讓步」的氣息,他便也退讓了起來,於是他輸了!但是,你知道嗎?那位老人竟然沒有收那位贏他的年輕人為徒,反而收那位輸了的年輕人為徒,你可能會說,那是因為老人心胸狹隘,怕收了那位贏他的徒弟之後,他會「青出於藍,更甚於藍。」,但是老人也有他的一番見解:這位年輕人的氣勢太盛,還需要一番的磨練,方能更上層樓!短短的一句話,不也道出了社會的現實面嗎?往往年輕人就是年輕氣盛、年少輕狂,動不動就會和人發生衝突,和人起了爭執,我不就是如此嗎?反而需要經過社會的磨練、失敗的教訓,才能將那氣盛的角越磨越圓滑,也才越能夠於社會上生存!

經過這樣的教訓之後,我真正體會到「人言可畏」恐怖的殺傷力了!也體驗到了一時衝動所造成不堪的後果!不過人生的道路上不就是如此,充滿了許多的障礙物,充滿了許多的坑坑洞洞,唯有小心翼翼,兢兢業業的步出每一步,才能夠避開這些困難,如果一路上便一直橫衝直撞,難免會撞的鼻青臉腫的,不過話又說回來,跌倒了並不可恥,可恥的是跌倒之後,便躺在地上痛哭,而不肯忍痛爬起來,不肯勇敢的去面對前面的路,不肯咬緊牙根繼續往前走下去,這才是莫大的可恥。跌倒了,便站起來,拍拍身上的灰塵,整理好行囊,整裝待發,儘管背後依舊有人嘲笑,儘管背後依舊有人辱罵,只要有勇氣、有信心,隨時都可以捲土重來,雖然面前的景色波濤洶湧,雖然面前的景象駭人眼目,只要不隨波逐流、不亂了腳步,終究能夠活出真我的風采!

By tjliu 02/08/09


(延伸閱讀:十年 in the memoirs 全系列文章共十一篇) 後記:(2007-07-17新增)這是五年前的文章囉,今天又重新將他開封,猶如華仔美麗的一天的「時空膠囊」,還蠻好玩的。也很符合最近的心境。無論如何,都要有勇氣、信心,堅持的走下去。

仁波切說:「我們都覺得自己夠善良,也沒有作壞事,但是這還不夠,因為我們還要堅持下去,面對生活中的各種事物。」共勉之。

By Andy Liu 2007-07-17